石化人才网

874万应届生等待出路

发布于:03-23

春季历来是求职的高峰期,素有“金三银四”的说法,对应届生而言,当下的求职时间窗口尤为珍贵。

一两个月之前,尚未落实工作岗位的应届生们不会想到,“黑天鹅”降临会令他们的职业生涯充满变数。中国教育部高校学生司司长王辉曾坦言,2020年中国普通高校毕业生874万人,同比增加40万人:“受经济下行压力和疫情影响,预计今年上半年高校毕业生将面临更加复杂、严峻的就业形势。”

这个问题倍受高层重视。

于是,2020年3月16日中央组织部办公厅、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办公厅联合发文,鼓励事业单位给高校毕业生提供更多的就业机会、引导高校毕业生参加“三支一扶”基层服务项目计划等。

而应届生们也在积极应对,有的瞄准“风口”行业想搏高薪,有的降低心态先求一个饭碗,有的沉下心来考研以延后就业时间。

毋庸置疑的是,2020年是应届生就业最难的一年。

想去有钱的行业、有钱的公司

“原本没有考虑过游戏公司,现在已经投了四五份简历了。”浙江某工业大学计算机学院应届生魏韫崇唏嘘不已。

原本,魏韫崇是不愁工作的,精通软件开发、数据库维护,读书期间就做过私活积攒了不少开发经验,2019年年底就决定去北漂,入职一家AI初创公司:“说是干得好,还有股权激励,还说那些富豪榜上的大佬没有哪个是靠买房富起来的,都是靠股权堆起来的身家。”

如今这个计划被打乱了,当初意向接纳的初创公司不再接招,而魏韫崇对第一份工作也有了不同的期待:“股权什么的太虚了,还是要真金白银。”

“想去有钱的行业、有钱的公司。”魏韫崇告诉锌刻度,他决心只盯游戏岗位,“腾讯、网易、昆仑万维、巨人网络、三七互娱等都在招兵买马,一个不拉全都投了。”

疫情之下,游戏、直播、在线教育等获得意外发展机会的新经济行业,出现炙手可热的局面,譬如多家媒体报道今年2月份直播招聘需求同比逆势上涨1.3倍。

而游戏行业则成为新经济最耀眼的“风口”。

公开资料显示,2020年3月20日晚间Steam平台同时在线人数首次突破2100万大关,最高峰值达21360226人,其中《CSGO》《DOTA2》《PUBG MOBILE》为同时在线人数最多的前三款游戏。

腾讯2019年第四季度财报显示,网络游戏收入为302.86亿元,同比增长25%;网易2019年第四季度财报显示,网络游戏收入为116.04亿元,同比增加5.3%;姚记科技预计2020年第一季业绩同比增长150~230%,而游族网络预计2020年第一季业绩同比增长80~100%。

一名游戏行业资深观察人士对锌刻度表示:“今年游戏大厂赚得盆满钵满,扩张的需求较大、竞争更为激烈,对人才的需求自然水涨船高。”


最新数据显示,网络游戏行业薪资达12158元/月,成功反超金融行业,成为求职市场第一高薪行业,而当前求职竞争加剧,竞争热度超越2019年同期。


尽管精通C++、shell、python等语言,掌握MySQL主流中间件、高可用架构、读写分离等用法,但魏韫崇对激烈的岗位竞争心中没底:“好些岗位就招一两个,对我这种之前从未接触过游戏开发、游戏数据库运维的人来说,太难了。”

热门则意味着拥挤,想从千军万马脱颖而出,考验着魏韫崇的功底。

不想回老家,就一起干

与魏韫崇不一样,汪阳选择了另外一条求职道路。

出生于山西汾阳的汪阳,是北京的一名应届生,之前对找工作并不上心:“理科生嘛,只要不是特别挑,随随便便就能找一份不上不下的工作,6K上下的offer还是没有问题的。”

之所以如此有信心,是因为其于2019年下半年就获得某互联网公司的实习机会,实习期限为三个月。

“之前就听学长们说,互联网公司愿意培养新人,如果表现足够优秀就有转正的机会,所以格外用心,部门正式员工加班,我也跟着加班,常常晚上九十点钟才走。”汪阳如愿获得好评,被暗示公司春招时会优先考虑他,“实习结束后,我们部门还一起聚了个餐,本以为前途光明。”

赶上疫情,该公司暂无春招计划,2月19日汪阳知晓这个消息后终于慌了,不得不开启线上求职模式。

尽管腾讯、百度等头部互联网公司先后开启应届生春季招聘,然而粥少增多,汪阳情绪低落,一度怀疑自己抑郁了:“投了一二十家互联网公司都没有回音,早几个月再怎么着也该这样。”

以为彻底要凉凉了,没想到转机出现了,汪阳的宿友找了一份京东物流仓储员的工作,劝他一起干:“不想回老家,就来。”

考虑再三,汪阳听从宿友的劝:“办公室岗位竞争太激烈,一线岗位也是个机会,不都是互联网公司的嘛。”

据“某企业信息查询平台”数据显示,京东物流于2018年进行了25亿美元的战略融资,2020年1月传出潜在的海外IPO与多家银行进行了初步讨论,预计IPO筹资80~100亿美元,不过官方回复不予置评。

倘若公司成功IPO,发展轨迹可能提速,因此汪阳对未来的职业上跃有所憧憬。

事实上,头部互联网公司这一两个月来纷纷提供了大量一线岗位需求,譬如盒马鲜生向全社会、应届生开放了3万个一线岗位,涉及配送、采购、市场、技术、运营等岗位;京东物流开放了2万个一线岗位,涉及快递员、仓储员、分拣员等;菜鸟供应链开放了2万个一线岗位,大部分是库内操作岗。

“互联网公司没有一岗定终身的说法,应届生在没有工作经验的背景下,先脚踏实地在一线岗位磨练、打下基础,以后再谋求转岗、升迁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。” 一名HR称。

去考研博一个更高的起点

对应届生而言,就业之外,考研是另外一种抉择。

潘玉梅是西南某重镇城市新闻专业的应届生,2019年就做了两手准备,一边参与秋招、争取实习机会,一边努力准备考研、参与12月底的初试,“先工作,还是继续读书,有点摇摆,只好双管齐下呗。”

直到2020年2月初试结果出来,达到北京某大学的分数线,潘玉梅才下定决心:“初试过了,辅导员鼓励我走考研这条路。”

之后,潘玉梅沉下心来将精力集中于后面的复试:“当下网络媒体、自媒体的工作不太好找,还不如去考研博一个更高的起点。”

“3、4月一般是复试的时间,可现在情况特殊,只能等具体通知。”潘玉梅对复试的不确定性忐忑不安。

与潘玉梅有同样想法的大有人在。公开资料显示,2020年全国考研报名人数为341万人,比去年增长51万人,历史是第一次突破300万人规模。

随之而来的,还有研究生扩招。

2020年2月28日教育部副部长翁铁慧表示:“今年将扩大硕士研究生招生规模,重点向中西部地区和东北地区倾斜,预计扩大同比增加18.9万人。”

换而言之,有超过90万应届生不用急着就业。

“扩招之后,一方面可以一定程度时降低考研难度,另外一方面也可以通过延时就业的方式,部分缓解应届生的求职压力,从而达到平滑就业曲线的目的。”一名大学研究生导师称。

毋庸置疑的是,正值特殊时期,874万高校应届生没有消极择业,而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,积极与困难博弈,谋求一个更远大的前程。

毕竟,没有人想毕业就失业。

阅读 894